春川响

宙和仁兔是世界中心
元VK

aaaaaa被一直偷偷關注的太太關注了!!!天
我要快樂到死le..hgtigsruokhdsdhikbvf

我炸成了泉兔兩個字.jpg

private1998616:

啊啊啊!!!

「如果你真的这么以为的话,那就说明你根本一点也不了解成喵……」

泉兔!!!

增补版!!!

大家好我是天边的烟花!!!

啊啊啊!!!

泉兔CP安利剧情整理和小小的群宣传

泉兔很好的!!大家都來吃呀!

private1998616:

对于一个事物(物体和事例)来说,我们基本上讨论“是什么”、“为什么”和“怎么做”就基本能大致能得到一个基本情况和基本情感态度。


我们先讨论泉兔“是什么”。泉兔就是建立在濑名泉和仁兔成鸣本身网球部的部长和副部长的关系以及在若干活动剧情里互动建立而来的CP。


接下来讨论“为什么”我们认为泉兔可以接受。以下内容均为官方剧情,不做任何改动。给大家公正的视角。辛苦一下敲字的原PO吧。


医生 第二话


泉「成喵,稍微陪我一下。你来发球也行。」


成鸣「咦?你不和真亲比赛吗~?」


泉「我和游君的话,实力有差距吧……?成喵好歹是网球部的部长吧?那么,我还能有所期待♪而且,让游君看到我帅气的样子,他就会对我刮目相看了吧……♪唔呵呵呵呵呵♪」


成鸣「你这家伙,目的是那个吗~?真实的,一说到真亲,泉亲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过,我也挺想和泉亲大大的,就无所谓啦。话说在前面,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做好心理准备哦~?」


 


星夜祭 终章


成鸣「泉亲真是一点都不坦率~刚才说的话,是泉亲在用自己的方式夸奖XX吧,仁~哥是明白的哦☆」


泉「成喵应该是跟我同年的吧。真是的,不要对我摆什么哥哥的架子啊……?」


 


怪盗VS侦探团 真相解明/第一话


泉「…………」


凛月「好像心情很差呢~阿濑。还是说,已经体力不支了?毕竟连日演出还是很辛苦啊。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好困。下次休息的时候,要不要让XX为我做膝枕呢。」


泉「睡间,现在还在表演中。集中精神,在观众面前要保持理想的偶像形象,那样才是Knights吧~」


凛月「是~是。但说真的,我可不想一直都是我们在劳动……Ra*bits会不会这次也直到最后都找不到偷盗品?阿濑出的谜题,果然还是太难了吧?」


司「我也觉得。该说是难呢,还是故意刁难人呢……真同情Ra*bits的各位,他们基本上都跟我一样是一年级哟?技能和经验都还不够。稍微放点水是不是比较好呢?」


岚「没错没错,再多说一点,小司司。泉真是太鬼畜了♪」


泉「吵死啦……话说,鸣君背着我搞小动作了吧。去给Ra*bits温馨提示了吗?」


岚「没有哟。不如说,人家学者泉去刁难了他们。毕竟往也经常批评人家说鸣太娇惯人之类的呢。刁难人……不,应该说批评人,比娇惯人还辛苦。如果因此被讨厌的话,会很伤心的。这可比夸奖和疼爱给人的压力大得多了啊。但是,不那么做就无法得到成长,无法得到锻炼。肌肉用得越狠就越强,骨头折断后会变粗。即便是鞭挞,如果包含爱意的话,也能算作是教育吧。泉为大家着想……才故意站出来扮黑脸的吧?就想义贼怪盗一样,只从偷鸡摸狗赚黑心钱的大富豪那里偷钱……然后把偷来的钱分给穷人♪哎呀,真实的。泉真是傲娇……好疼?!」


泉「不要擅自把别人塑造成奇怪的角色!我只是喜欢欺负后辈,仅此而已……将注意力集中到表演上面,别让我反复提醒。现在我们都还是学生,被父母,老师守护着,娇惯着。但是,演艺界是残酷惨烈的魔窟。必须变得能够保护自己。相比之下我的坏心眼,不过是小儿科。毕竟这工作充满了背叛,阴谋,恶意与肮脏。无法承受住这些面临奔溃的人,我至今也见过不少。」


司「就像Leader那样吗?」


泉「嗯~……那个白痴和游君算是教会了我就算坏掉了也能够重新绽放光辉吧。但是,是因为那些家伙很强,所以才成功复活了吧?而且花了不少时间……一度完全坏掉后,就算再重组起来,也已经是别的东西了。破碎的钻石,即使用粘合剂粘起来,也已经不再是宝物了~我不想从这种东西上找出价值,就算看上去一样,也只是粗劣的仿制品。我已经失去了……我所爱的重要的东西。」


司「即使曾凋零过,但只要再次绽放了……仍然是有着同样根基的花朵吧,还可以继续去爱的吧?」


泉「我还无法看得那么开呢……总之我无法忍受漂亮的东西,可爱的东西被毁坏掉。因为那种事情我已经受够了。我希望Ra*bits也能变强,成长到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就毁掉的程度。成喵是个烂好人,心太软了。虽然很麻烦,但必须得我来锻炼才行。」


岚「呼呵呵。明明开心到不行不行的呢,你这个抖S♪」


泉「所以都说了不要随便碰我了吧,你这个娘娘腔!」


 


芭蕾 Principal/第五话


岚「首先我想听听你们各自的看法……啊啦?那个是什么声音?好像是手机的来电提示声……?」


泉「啊~是我的手机。……是成喵吗他找我会有什么事啊?你好,喂喂?嗯?你问我现在有没有空?什么啊,这是在挖苦被限制活动的从我吗?嗯……嗯……我性格差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点事吗?……哈?好吧,随意啦。鸣君,成喵说他有事想跟鸣君你说。但是他不知道鸣君的电话号码,所以才打到我手机上来。」


岚「小成鸣呀……?找人家有什么事呢?喂你好,这里是鸣上岚。……学院祭的节目?嗯,Ra*bits也要参加学院祭吗?Knights当然也要参加哦。嗯嗯……是呢。这么重要的事情在电话里说也不太好,咱们要不要见面再谈?现在人家在工作室,怎么样?嗯嗯……嗯嗯……呵呵,很期待在这里与你相会哟……♪」


泉「你和成喵聊得这么开心,在说什么呢?」


 


芭蕾 Principal/终章


成鸣「给,泉亲,你会收下我的花吗?」


泉「如果我说不要,你会把花拿回家吗?不会吧?那就不要问这种没用的问题。」


成鸣「呜、呜呜~。都站在舞台上了就不要再欺负我了。你看我都笑着送花给你了,泉亲也笑一笑嘛~?毕竟这次也不是偶像所擅长的演唱会,在这种舞台上我可是很紧张的啊~……?」


泉「那又怎样?你这是在拜托我帮你救场吗?虽然我并不想贱卖我的笑容……但是真拿你没办法呢,只此一次哦?要记得感谢我哦,成喵。」


成鸣「嗯,嗯!泉亲,比起板着脸的样子,你还是笑起来更好看哦♪大家都在看着我们的舞蹈,也都笑得像一朵朵盛开的花。谢谢你们的协助,泉亲。谢谢你们,Knights。和你们一起演出,我相信我们组和的孩子们也得到了一次很好的经验。」


 


体育祭2 濑名泉课程事件:网球的实力3(两星)


泉「明明就是个成喵,竟敢这么嚣张。不过算了。要是输给了我这个新手,部长也没资格自称部长了。……不过还是不甘心啊。」


选项:A. 「——你输了吗?」B.「——真想看你们比赛。」


 


A. 「——你输了吗?」


泉「不算是输,只差一分而已。而且,上次我是打败过成喵的哦。而且不过是一分之差,他心情好不到哪里去吧……♪」(信任度)


或者


泉「你真是神经大条啊。居然想听我亲口告诉你,你性格也真不错啊。真是超烦人的哦?」(碎片)


——真想看你们比赛。


 


B.「——真想看你们比赛。」


泉「你想看的话来网球部参观就好了吧?只要拜托成喵,说不定就可以体验入部。也就是说关键看你自己。」(信任度)


或者


泉「你知道网球的规则吗?不过,就算不知道,只是看看的话倒也没什么关系。不过那样有种跟风的感觉,我不太喜欢。」(碎片)


 


体育祭2 第四话


泉「…………」


成鸣「呜啊~!泉亲,你认真一点啊!不要拿着球拍站在原地不动啊,你根本没有心思把球打回来吧。呜呜~……虽然不厌其烦地逼你参加社团活动是我不好!但你这样跟我怄气也太幼稚了吧~?」


泉「…………」


成鸣「真是的,泉亲你听到了吗?别无视我,看着我~!」


泉「叽叽喳喳地好吵啊。我还以为只要来参加社团活动就能看到游君,结果居然不在……?成喵,你把游君藏到哪里去了?我不会生气的,你实话告诉我吧。呐,快点!」


成鸣「呜哦,不要这么大声啊!吓死人的吼(好)吗~正因为你则样(这样)……真亲才不到社团来的啊?」


泉「好奇怪啊……明明最近感觉跟他拉近了不少距离,怎么还在躲着我,游君这孩子真是一点也不乖啊。因为知道了他不讨厌我,我才打算对他发起猛烈追求,结果现在却出师不利。说起来,桃君不是也不在吗?算了,桃君不在也没什么,可他还只是一年级而已,这样偷懒不参加社团活动没事吗?成喵,你不是部长吗?你去教室接他如何?」


成鸣「桃亲已经联系过我了,说他要参加体育祭的训练所以没办法过来~顺便说一句,真亲今天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缺席。」


泉「那么,和我没有关系啊……♪我还以为这次是真的被他讨厌了,有些心慌来着,明明只是个成喵,真嚣张!」


成鸣「抱歉抱歉。不过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太缠着他比较好哦?」


泉「就算成喵不说我也知道啊。游君也说过,要是我太烦的话他会讨厌我。要说烦人,应该是体育祭啊体育祭。虽然天气没这么炎热了,可是气温还是很高啊。到底是谁想出体育祭这种玩意出来的?说真的,是不是傻啊?」


成鸣「泉亲气得不轻呢。不仅仅是梦之咲学院,其他学校也有体育祭的吧~?」


泉「梦之咲学院是专门培养偶像的学院啊?可是梦幻祭居然还要为体育祭让路,这还真是彻底啊。」


成鸣「现在整个学院都沉浸在为了体育祭而努力奋斗的气氛之中。确实,要不是因为有这种活动,偶像科和普通科,以及其它学科之间就几乎没有交流了。」


泉「可是我们已经过了手牵手大家好的年龄了吧。体育祭什么的,想参加的人去参加不就好了,我不喜欢搞得自己浑身汗水淋漓的。」


成鸣「看来泉亲不是一般地讨厌体育祭啊。但是,对不起。网球部也要参加体育祭的,所以泉亲你也要参加哦?」


泉「喂、我才不要啊!我绝对不参加……等一下。你说网球部要参加体育祭,意思是游君也会参加?」


成鸣「嗯,真亲也要参加哦。啊,真亲已经同意参加了,所以你放心吧♪」


泉「……看来你准备得挺周到的嘛。该不会,你是因为早就预料到我会拒绝,所以,才先问了游君的吧?」


成鸣「啊哈哈,泉亲真是敏锐啊~嗯,有哪位我知道一开始就跟泉亲说的话肯定会被拒绝,所以才先跟真亲说的。然后确定没问题之后才决定参加体育祭的♪」


泉「哦?……游君答应跟我一起参加竞技比赛了吗?啊,刚才这句话当我没说就好。能够和游君同队参加活动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游君和成喵关系最好,成喵就和游君一起参加吧,我和桃君一起。」


成鸣「你还在这种奇怪的方面客气啊,感觉现在的泉亲和以往的泉亲有点不太一样了。用不着担心,我已经和真亲强调过,如果有什么不满就直说吧~如果真亲和泉亲一起参加相同的项目,泉亲做出了什么过激行为,我觉得他会直截了当地表示不满的。」


泉「希望他不会像之前那样压抑自我就好。毕竟这次是以社团为单位参加的比较轻松的活动,所以游君应该也不会有太多心理负担吧?」


成鸣「你这说法真让人在意啊,泉亲。总而言之,网球部也要参加体育祭,所以你要认真地参加练习哦~?」


泉「我会考虑考虑的。好了,成喵。不是说要打网球吗?在网球上能和我一较高下的也就只有成喵了啊,我也久违地拿出真本事和你较量一场吧……♪」


 


体育祭2 终章


泉「我说成喵。你不是和游君在一起的吗?他到哪里去了?喂,你在听我说话吗?」


成鸣「不要在我耳边大声叫喵!呜~都说过好几次了。放送委员收拾完之后他就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泉「每次我都会提醒自己不要太过纠缠不休,否则就会惹游君讨厌。即便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去找他了,结果却不见他的人影,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失望。所以成喵才能说出这种话啊。」


成鸣「呜、呜呜~你这人真是太麻烦了。我知道了,我也帮你找真亲就是了。你也忍了很久了啊,乖孩子乖孩子♪」


泉「不要随随便便碰我啊。话说,你长得这么矮,就不要勉强翘起脚来了,成喵♪」


成鸣「不许说我长得矮!你果然心眼很坏!」


……


泉「……很重吗?真拿你没办法啊,我再帮你拿一把。」


成鸣「啊哈哈,泉亲虽然有坏心眼的地方,但基本上还是很爱照顾人的嘛。嗯嗯。你这样就像可靠的哥哥了哦,泉亲……♪」


 


人称称谓


瀬名泉→なずな:(日本)なずにゃん、あんた、足を引っぱるお人形さん(中国)成喵


仁兎なずな→泉:(日本)おまえ、泉ちん(中国)泉亲


最后我们就要讨论为泉兔“怎么做”的问题,不过前提是你对泉兔有点兴趣。不如加入泉兔研究学会,群号:655475536!


感谢阅读的大家!

p1原圖p2濾鏡
好久不畫小姐姐們惹(*꒦ິ⌓꒦ີ)在公交車上畫的手有點抖!!抱歉!!
露比真可愛,可惜我……(欲言又止

呃畫錯了…就瞎幾把po上來吧
太醜了就(…)p2是不爽喪個病

我什麼臉打的tag...反正畫的很垃圾,大哭